航天科工集团钟山院士的“成功服”

航天科工集团钟山院士的“成功服”
钟院士的“成功服”上图:在某型导弹实验现场,钟山院士身着“成功服”留影。李 乔摄  在航天科工集团二院院史馆的玻璃橱窗里,有一件双排扣的灰色风衣有目共睹,射光灯下规整锃亮的扣子,让人时至今日仍感觉它并不“掉队”。  这款风衣之所以被摆进院史馆,并非因为它“时髦”,而是因为它一向跟从主人——航天科工集团钟山院士,参与了多种新式导弹的实验,一向“走”在配备实验的最前沿。  这是钟山出征的“战衣”。钟山只需穿上这件风衣参与导弹实验,实验都会获得圆满成功。后来,我们称之为“成功服”。  这件“成功服”的背面,有一段宝贵的军工回忆——  1980年5月,钟山被任命为“红旗-7”地对空导弹总设计师。为了完成导弹国产化,钟山带领团队成员向军工科研范畴的顶峰建议冲击,霸占了一道道难关。  “作为一个大国,顶级兵器是买不来的,国防只能靠自己。” 钟山至今还明晰地记住:30年前的春天,他穿上了那件“身经百战”的风衣,带领实验团队成员深化西北大漠,对“红旗-7”进行定型实验。  塞外大漠,黄沙充满,火热的大地烤得人透不过气。就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,钟山和实验团队成员一同进行着严重的实验预备工作。但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当实验进入30分钟预备时,塞外遽然刮起暴风,滚滚黄沙遮天蔽日,几米之外不见人影。直到晚上8点多钟,暴风仍然不止。怎么办?打仍是不打?  钟山头上直冒汗,忍不住攥紧了双拳,在与上级领导交流后,他定下决计:“打!”  导弹发射阵地上,雷达飞快旋转。当靶机进入预订空域后,指挥员一声令下,发射制导车顶部的发射筒“砰”地一声弹掉前盖。随后,一枚“利箭”吼叫而出,冲向方针。  因为强风影响,导弹在飞翔过程中急剧下沉,但制导和动力系统又把导弹拉了起来。指挥大厅的屏幕上,两个方针越来越近,遽然靶机急速向上飞翔,导弹紧跟这以后敏捷爬高。就这样,导弹在强风中对靶机穷追不舍,钟山紧盯屏幕,默默地为导弹加油助威。  又过了一瞬间,导弹成功射中靶机。指挥大厅里,我们击掌道贺,现场一片欢腾。怀着成功的高兴,钟山写下这样浸透热情的诗句:“超低靶快地连天,影伴头摇众心悬。宠儿不负万夫愿,洞穿漫空超精尖。”  每次导弹实验成功后,钟山都会在“成功服”的衣襟上亲手画上一颗五角星,留作留念。那一排排五角星,不只记录着一次次新式导弹的成功发射,更记录着我国地空导弹工作一次次里程碑式的光辉。   李 乔 徐弘源 李 顺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